地址:四川成都温江国家海峡两岸科技产业开发园
           蓉台大道北二段123号
电话:(028)82633801/ 82633802
传真:(028)82633079
邮编:611130

网监

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 成都第二分公司  蜀ICP备05009926号Copyright © 2014 dadicorp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
选择大帝

日期
2014年12月3日 00:00
浏览量

  一九九二年六月十日,天刚蒙蒙亮,妻子就叫醒了我:“老公!今天出门肯定是个好日子,快点起床吃饭了,我已把行李给你准备好了……”吃过早饭,在就近的公路旁我乘上开往成都的长途客车。经过几个小时的颠簸,终于到达了我向往的历史文化名城——成都。

  到了成都后,马上又乘上了市内的3路电车,半小时后到了上东大街90号(原李总的家)。吃过午饭后,刘晓红(李总的同学)说:“小张,我现在就带你骑自行车到厂里去。”我紧跟在她后面,时刻注视着行进的路线,也不敢东张西望,因为,这是我第一次在繁华的闹市区骑自行车。歪歪扭扭地骑着车穿梭了几条大街和小巷,当走到马鞍山烈士墓背面的小平房门口时,刘晓红便停了下来说:“这就是我们的厂房,也就是你上班的地方。”

  停下车抬头一看,把我给惊呆了,心想,这就是当初向我介绍的工厂?我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,这与我所见过的工厂相差甚远。那是一间砖木结构的玻纤瓦房,门前有一条很不通畅的排污沟渠,在夏季烈日的曝晒下,时不时地散发出阵阵恶心的臭味。周围除了比比皆是破旧不堪的玻纤瓦房外,没有一株能遮挡烈日的树木,就连杂草都很少见。

  从自行车上卸下我的行李后,靠近“厂房”一看,生产车间和生活空间总共不到20平方米。“生产车间”这一间还分隔分成了3个小间,进门的左边窗户下安放着一张大木板,右边放着一张三抽桌子,再走进里面,左边小屋是原料库房,右边小屋是机房,内有一台锈渍斑斑的[50型]和面机,这里原来是一家生产面包用的厂房。

  当时主要的生产资料是这样的:设备有[50型]和面机、钩钩秤、塑料盆、饭勺、铁锹、竹筛和扫帚;原材料的种类不足10样,每样的库存量也很少,最多50公斤载体;厨房、寝室合二为一,紧靠在厂房的旁边,是从邻居的库房(陶瓷经营部)屋檐下搭了一间棚子,约有5个平方米。

  这天夜里,白天烈日熏出的臭气还未消退,成群结队的蚊子寻死觅活地来向我挑衅,还有附近的杂七杂八喧哗的噪音,我独自一人躺在陌生的床上忍受着、彻夜难眠。在漫长的黑夜里,我想了很多:我背井离乡来到这里,为的是挣钱养家糊口,肩负着家庭的重任,我妻子患病住院时的贷款未还,她的身体还未痊愈,还需要康复期的治疗费;一个8岁小孩正在上小学,下一学期的学费也还没有着落……

  我心想,这样的工厂不知能干多久,能实现我这些愿望吗?待到夜深人静后,我不知在床上翻过多少次身,不知什么时候便进入了梦乡,梦见我妻子沙哑的声音问我:“老公,今天一路顺利吧?”这时,被巷子里小商小贩的吆喝声和隔壁破铜烂铁的敲打声惊醒了……

  那天晚上,我吃过晚饭正在翻阅着一本《读者》杂志,叮叮咚咚的脚步声伴着夜晚的风声越来越近,一对身着朴素服饰的年轻夫妇,手里拎着炊事用具及生活品,走到我的面前说:“小张,你好!吃过晚饭了吗?我们来看望你,顺便给你带些生活用品来。”我立即抬头一看,原来他们不是别人,正是现在的喻董事长和李总经理。

  心里在想,他们这么晚了到这儿来,有什么重要事情吗?“小张,你父母身体还好吧,孩子有多大了,上几年级了,成绩不错吧?”我正准备回答喻老板的话,李老板紧接着问道:“婆婆(我丈母娘)现在身体还好吧,你爱人的病痊愈了吧?”听到这些问话,仅仅用“感激”二字是难以表达我当时的心情的,于是我说,“多谢两位老板的关心,我爱人的病情已好多了,家里人都好。”

  喻老板又问道:“你对这里的生活及环境还习惯不?愿意继续干下去吗?”这话真的把我给问住了,他们看到我迟迟没开口,李老板说:“小张,你放心,目前这种状况是暂时的,只要你有决心在这儿好好干,你相信我们不会亏待你的。”当时我也没有更好的言辞,只说了一句“好吧,感谢你们的信任!”他们离开时还给了我20元钱,叫我去买个炉灶,烧蜂窝煤做饭,这样方便些。

  一个星期天的上午,李老板叫我到她家去做事,无意中发现她们住房外面有一间小屋子,里面放着许多大大小小的样品,有的是玻璃瓶装,有的是用塑料袋包着的。凭借我在工厂里与香味剂接触了几天的经验,我对气味产生了好感和好奇。我不客气地把瓶装的、袋装的都打开闻了一遍,从中闻到有些样品的香气与厂里生产的是一个样,我才发现,原来喻老板把他家也当作“实验室”在使用。老板做起事是那么的认真,对未来充满了信心,有一种不到长城非好汉的气魄,研发的新产品在未推出之前他都要反复地作相关试验,批量生产时对每一个环节都要严格把关。有一次我们装车时发现质量有问题。喻老板得知后,要求返工合格后才能发货,在人手少时间紧的情况下,喻老板带领我们一直干到深夜。

  通过以上类似事例,我隐约感觉到这个老板与我有缘,这个企业可以干。二十年后的今天,证明了我当时的抉择是正确的。